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书法在线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3036|回复: 3

赵雪松: “中青展”价值寻绎——渐行、渐远、还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5-9 14:15: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青展”价值寻绎

渐行、渐远、还生

赵雪松

一首通常意义上的好诗,一个通常意义上的好人,一件通常意义上的好的书法作品,未见得能够成为历史选择的对象。历史的选择总有自己独特的视角和方式。毫无疑问,无论是作为一个事件,还是作为一种思潮,历时二十年光阴、前后举办八届的《全国中青年书法篆刻作品展》,以其对于书法创作新的思维方式,新的表现方式,新的形式追求的大力引领;以其对于书法传统资源的再审视、再开拓和对传统书法清规戒律的颠覆性破坏;以其对于书法创作多元个性与风格的尊重与包容姿态;以其对于书法创作主体与客体关系的去伪存真式的梳理;以其对于中国书法未来发展的探索和担当精神;以其制造审美误读的能力,深刻地影响了中国当代书法的发展走向,成为当代书坛最富标志性的群体事件,并依此正在并且将越来越深地介入中国当代书法发展的历史。

毋庸讳言,在诸多文艺样式中,书法因其背负着巨大的传承性以及它与汉字的特殊关系,其发展的步履是缓慢的,其创作诸因素的排他性也是最强烈的。然而,回顾《全国中青年书法篆刻作品展》发生与落幕的时间,我们惊讶地发现,它与中国当代文学中现代派、后现代派诗歌的探索性发展在时间段面上及其吻合。如果从1986年由中国书协主办的第二届“中青展”算起,也正是在这一年,由诗人徐敬亚、王小妮发起的在中国当代诗坛最富标志性的中国现代派诗歌大展在深圳举办。由此,中国诗歌由朦胧诗,第三代诗歌以及众多后现代诗歌组织和流派为标志的现代、后现代创作思潮和诗歌运动,在全国蓬勃发展,波澜壮阔,从而在创作思想和创作方式上全面引领了中国文学、乃至中国文艺的现代转型。以马原、格非、孙甘露为代表的先锋小说,陈东东、王寅、欧阳江河等人的先锋诗歌群体,翟小松、陈其钢、谭盾等人的先锋音乐、陈凯歌、滕文骥、何平等人的探索电影,以及85美术新潮,共同营造出了以人性解放、自我复归的文化变革氛围。“中青展”的发生、发展,正是这种现代文艺思潮相互作用的结果,也可以说,“中青展”的发生、发展,是促成这一结果的直接力量之一。经历近二十年,到最后一届“中青展”举办的2000年,大面积的集中爆发式的现代性诗歌运动趋于沉寂。有所不同的是,中国现代、后现代诗歌思潮和运动,在民间酝酿,以民间的方式发展起来,而以”中青展“为最重要标志的中国现代书法思潮的萌芽,发轫以及运作,都是在官方体制之内。这一特点,不能不使人对事物发展偶然性与必然性的关系以及其复杂程度,产生更多的联想。

相较于文学、戏剧、音乐、绘画等艺术样式,中国书法身上所能承载的意识形态性质相对较轻。前人赵壹在《非草书》中曾言:书法“乡邑不以此较能,朝廷不以此科吏,博士不以此讲试,四科不以此求备,征聘不问此意,考绩不课此字。善既不达于政,而拙无损于治,推斯言之,岂不细哉?”书法的这种自娱自乐的品性,使它有可能在意识形态高度敏感发达的官方体制内,获得相对宽适的存在空间。这种空间的存在不是自由的指代,而是被忽视的余值。然而,即便是这种宽适,也是极为有限的,它也是仅就书法作品存在的历史结果本身而言的。但如果想从文艺思想和创作意识上去挑战现存的书法秩序,去企图改变创作主体的精神倾向,则面临的情形就会大为不同。这种变革的企图,便不可能不遭受来自意识形态与传统认知的双重合谋的挤压。因此,从官方书法体制的内部寻求突破,虽有有限的“宽适”可资利用,但仍然困难重重,风敲雨打。在此种处境之下,“中青展”之所以能脱颖而出,一方面是改革开放的时代和文化变革的要求使然,另一方面,历史的偶然性也显示出它的力量——反观“中青展”的滥觞与发展,我们不能不提到刘正成先生的名字。当中国的文艺在全面形成变革宏潮,展开多元探索,寻求新的价值实现的时候,正是刘正成先生主持在中国书坛具有广泛影响的权威刊物《中国书法》杂志,这位具有宽广的人文情怀和精神高度的作家、学者、书法家、编辑家,凭借自身对中国书法未来发展的眼界和担当勇气,抓住时机,成功利用了《中国书法》杂志这个有效平台,积极倡导、引领全国中青年书法创作反思传统,更新观念,并展开全面的探索实践,打造出了“中青展”这一具有深刻历史意义的品牌,使中国书法走出了一条颇不寻常的变化发展之路。无独有偶,发生在1985年到1989年之间的“85美术新潮”,在中国文化界经历了思想解放、伤痕文艺和对人性、人道主义的反思之后,试图将艺术思想和创作方式提升到现代派的世界水平。而其理论铺垫和实践活动的主阵地,也是当时美研所主办的《中国美术报》。由此可见,人的眼界、担当和舆论阵地,在那场现代艺术运动中所起的突出作用。

“中青展”虽已成为“历史往事”,但其倡导的学术性和探索性就像两根脊骨,对中国当代书法身体的发育,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在“中青展”之前,国人从未将书法创作和展览真正纳入到学术的视野之下,以学术的思维、眼光和胸襟来构架、研究作为一门艺术学科的书法和展览策划。也正是由于“中青展”在学术上积极推进现代文艺思潮在书法创作、展览领域的影响力、渗透力,使书坛所呈现的精神氛围,同全国文学艺术界一样,站在了时代的前列,深刻地引领了广大书法作者,尤其是中青年书法作者热爱书法、思考书法、探索书法的潮流,从而提升了书法在国人心目中的地位,在全国形成了书法热。更为重要的是,“中青展”的学术性追求,不仅直接影响了展览的面貌和人们对于书法的态度,更是直接启迪、影响了书法作为一门艺术学科在高校中的大面积建立。将书法作为审美研究的对象,美学的、伦理的、心理的、历史的、技法的……现代乃至后现代西方艺术哲学等等研究方式和方法,相继进入书法领域,一批批学术成果五彩斑斓,绵延几千年来书法的系统性封闭和自在性被打破,使书法呈现出可以不断生长的远景。应该说,这一切的发生,均与“中青展”有着直接或间接的关联。

“中青展”的镜像,就像书法长途中一段绚丽的风景,留在了广大书法创作者的心中。翻看“中青展”作品集,回忆当时参观展览时的热情以及自己创作展览作品时那热情畅达、联想蹁跹的心情,许多细节,仍历历在目。其中,一个突出的感受至今仍然强烈,那就是看“中青展”没有厌倦疲惫之感,因为“中青展”的作品,从面目、风格、到创作方式,乃至作品的形式都不尽相同,有的差异还非常大,没有那种千人一面、沉沉相印的感觉。其中有许许多多作品,充盈着作者新鲜的想法和灵感的宣泄,一路看下来,观者情绪反映非常大:其赞叹之声、反对之声、质疑之声、激赏之声,惊讶之声……交织喧映,展厅里的观众,就像一件件山重水复的作品一样,活泼、多姿、充满生机。传统的、现代的、豪放的、蕴藉的、天真的、老成的、“丑的”、“俊的”,总之,只要作品中有作者独到的想法,真实的创作冲动,便都有发言的权力。“中青展”作品之所以能呈现出丰富多彩的状态,使观众产生心灵悸动,甚至审美历险,与展览鼓励创新,倡导探索,兼容并蓄的主旨密不可分。

上文已提,“中青展”举办之时,正是以先锋诗歌为代表的中国现代派文学集中爆发、成长的时期。在这一时期,西方存在主义哲学,现代语言学、先锋美术以及文本实验大量涌入中国,各种先锋性质的精神探索和形式探索纷纷出现。在这样的大环境中,“中青展”对书法文本的形式价值、传统与现代的关系,书法与时代的关系等等,进行了旗帜鲜明的思考和导引。“中青展”所倡导、鼓励的各种探索,归纳起来可概括为以下几个方向:其一是鼓励创作方式的探索。“中青展”的许多作品,不固守传统法度的规绳,强调视觉冲击力,用笔、用墨上以传达心灵意象和情感为追求,在线条形态,组字形态,章法布局上,大胆借鉴现代绘画、音乐的艺术表现方式,从而在某种程度上,推动了由中国传统的文本书法向现代图像书法的历史性转型,为展览环境下书法的生存,书法的发展,探索出了多种可能性。正是凭借“中青展”这一前瞻性的平台,以邵岩、沃兴华、李强、古泥、陈国斌、蔡梦霞、张小弟、李文岗等为代表的一大批富有创新性倾向的书法家,走向了他们的现代书法之路。其中,最富有先锋性、代表性的书家邵岩,在八届“中青展”中四届获奖,足可见出“中青展”在鼓励创作方式的探索方面所拥有的意志力和雄心。正是由于“中青展”对先锋性实验作品的大力推举,引发了中国书坛对现代书法创作的持续性讨论和热议,极大地促进了人们对现代书法发展向何处去的深入思考。其二,“中青展”所倡导的探索是多元的,其中包含着对传统与创新关系的深入梳理和矫正。在这种梳理中,如何发现传统、激活传统、开掘传统,如何使传统资源服务于创新实践,成为“中青展”探索的主线。在“中青展”的作品中,作者依照自己的性情、喜好,打破碑帖的系统性封闭,去掉经典与非经典的界限束缚,向民间学习,向融汇贯通要创新效益,一大批既有丰富的传统根脉,又能自树门庭的作品,将观者对于传统的感受和认知空间大大拓展。这些作品很难用清晰的门派延续进行匡定,它们生气勃勃,兼收并蓄,在使人耳目一新的同时,更使人深感传统富矿的浩渺与幽深,从而使传统在更高更新的层次上展现出它的无穷魅力。于明诠、曾翔、徐海、燕守谷、刘彦湖、白砥、徐正廉、王友谊、刘灿铭、许志雄、刘新德、李木教、薛养贤、赵长刚、王金泉、张景岳、洪厚甜、何开鑫、张继、文永生等一大批实力派书法家脱颖而出,并持久地鼎立书坛,使传统焕发出新的活力和生机。一些年龄稍长且早已闻名书坛的书家,如华仁德、李刚田、吴振立、潘良桢、林剑丹、伦杰贤、张荣庆、张旭光、刘文华等人的创作,也在“中青展”的洗礼中萌发出崭新的枝叶。其三,“中青展”作品的样式探索前所未有,五彩纷呈。作为书法美的延展和风格化追求的实现手段,“中青展”作者在作品的样式探索上倾注了极大的热情,从作品的组成方式,书写方式,乃至书写的材料运用,皆标新立异,匠心独运,甚至出现了以拼贴与复制闻名的“广西现象”。这一切都说明,追求书法的个性之美、形式之美,展现想象力和创造才智,已被纳入到书家创作的综合考量之中。

对于“中青展”来说,鼓励青年的创造,尊重个性的宏扬,不是形式,不是口号,不是权宜之计,而是一种历史的担当,是对中国书法立足时代长远发展的使命与责任。因此,扎扎实实地推举新人,便成为“中青展”最为鲜明的特征之一:第四届“中青展”入选作者80%是新人,于明诠连续三届夺得一等奖,更有许多年轻书家,不但凭借“中青展”一举成名,而且还依此建立起了自己的书法观和审美趋向。在“中青展”的思维亮点中,充分尊重作者对书法的理解,而不是以“千古不变”之法规绳之;敢于发现和推举地域民间书风,而不是以官方的角度倡导一种格体,使艺术民主得到充分体现。行草小品书风,“广西现象”,现代书法等等,才有可能获得发言的权力,书家个人的风格追求和形成才有了生长的空间。

“中青展”对于当代中国书法历史的进入,还有赖于它具有制造误读的能力。在这个能指和所指产生巨大分离的时代里,误读其实是力量产生的源泉之一,“丑书”“流行书风”就是“中青展”制造出的误读成果。书法本来是无所谓“俊”与“丑”的,误读的背后,其实是在将书法从审美范畴引向伦理范畴,包含了笔画背后的人格指涉。在以儒家文化为道统的环境中绵延的中国书法,很难完全被当做纯粹的审美对象和生命活动,除却意识形态的要求之外,更多的杂糅来自于审美、伦理、道德等等。人们已习惯于在类似“正大气象”“阳刚之美”“纯朴厚道”“字如其人”等带有人格取值的语境中认知书法之美,仿佛写书法就是“做人”,只有“正大气象”才是可以效仿的价值准则,而所谓“丑书”似乎就成了与“正大气象”相反的价值追求与审美追求——这就是误读的力量。正因如此,更彰显出“中青展”在探索多元审美,建立新的创作理念和创作方式时对时代痛彻的介入力度,从这个意义上说,“中青展”开启了让书法获得纯粹的审美独立性的“解放”历程。“中青展”已落幕十多年,当年产生误读的文化语境已经改变,于明泉先生是“中青展”所谓“丑书”的代表性书法家,误读使他成为书坛的焦点人物之一。如今,作为诗人、画家、艺术学者、书法家的于明泉,以自己坚实的书法实践,在误读过后,为中国书法留下了一路鲜明、独特的艺术风格。

黄庭坚有诗说: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中青展”已过去十年,它在广大书法人心中留下了深深的辙痕,它更是如今中国书坛众多书家艺术起航的港湾。“中青展”之于中国当代书法发展的历史,既是实践性的,也是启示性的,可以这样说:“中青展”就是中国现代书法的一次启蒙运动,人们对于书法的认知,自此走向更深层次的多元。从“中青展”开始,中国书法的生存与走向,更深地融入了时代文化的价值体系之中,书法与人、书法与生活、书法与自然、书法与时代、书法与学术、书法与传统以及书法与其他艺术门类之间的关系,获得了更丰富,更多元的思考、探索和实践。作为一种展览模式,“中青展”留下的实践经验也许是有限的,但“中青展”倡导创新,鼓励个性,尊重创造的主旨和秉持反思与批判的人文精神,将继续为未来中国书法的发展点亮灯盏。

——“中青展”,渐行渐远还生。

2014年1月8日二稿于濯耳堂

发表于 2014-5-11 00:17:06 | 显示全部楼层
曾经的《中青展》随同刘正成的遭遇一同被打入冷宫并泼于污水,并把“中青展”定为刘正成的第一大罪状砸向刘正成禁闭起来。事实就是事实,勿用抹煞。看看当代书坛的各路霸主,有几个不是“中青展”走出来的?赵雪松的回顾不是没有道理,而是许多得势之人不愿提及或者不敢提及,但无论如何没有“中青展”就不一定有他们自以为骄傲的今日。从主席张海到各位副主席,还有数不清的理事们,哪一个不是?“中青展”是刘正成时代书坛的一个标志,也是书法史无法绕过的历程碑。这些年来大大小小五花八门的书展以及遍地开花的书法之乡如不要脸的妓女满街拉客,甚至有过而无不及。所以回头看“中青展”在书坛的作用和它具有的实际意义越来越明显,也越来越怀念和呼唤。
发表于 2014-5-11 10:29:52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
发表于 2014-9-13 11:19:37 | 显示全部楼层
85新潮---进口了一批原版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时事点击|中国书法全集|小黑屋|松竹书院|养晦书塾|刘正兴画苑|艺术展厅|学术研究|收藏鉴赏|自治社区|休闲社区|Archiver|书法在线 ( 京ICP备17008781号

GMT+8, 2021-11-30 19:29 , Processed in 0.298944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