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书法在线

搜索
中国书法在线 门户 〖当代书坛〗 查看主题

刘正成:“海选”办不好“国展----与陈振濓先生就国展评审答记者问的商榷

发布者: 书法在线 | 发布时间: 2015-6-10 15:32| 查看数: 49824| 评论数: 38|帖子模式

最新评论

唯文而雅 发表于 2015-6-11 16:48:04
都是市场经济下的产物。书协通过办展赛向全社会售卖会员证,书家通过向书协求购会员资格然后转身到社会上卖字赚钱。总之,书法技术化、技术商品化是当今书法发展的主旋律。
西门雪 发表于 2015-6-11 16:49:07
本帖最后由 西门雪 于 2015-6-11 16:54 编辑

这文章不会是刘先生写的吧?
不像刘先生的娓娓道来、言之有据的行文风格,概念思路也不够清晰。
琴岛大布衣 发表于 2015-6-11 17:43:48
QQ图片20150611173739美生于心.png
转自:中国书法江湖网论坛


美生于心:体制外的指责体制内的,相互换一个位置又是另一番景象。关键还是这个“官办书协”的问题,只要这个“官办书协”存在,利益、是非总是免不了的。这个“官办书协”成立后推出了多少划时代的书法家?没看到。其实这个协会就是个腐败的名利场,对于书法艺术的发展只能起反作用。
同样的,作协、美协等等官办的协会,也对繁荣中国文化艺术没起好作用。
文艺领域国家非要伸只手统管,我们只能看到各领域的“手撕鬼子”的大戏。



琴岛大布衣 发表于 2015-6-11 17:51:19
QQ图片20150611174857马冉.png
转自:中国书法江湖网论坛

马冉:事务在争辩中前进。
水水水水水水 发表于 2015-6-12 15:13:50
刘正成先生这篇文章写得好!句句都占理!是对陈振濂先生访谈一文的有力回击。
琴岛大布衣 发表于 2015-6-15 11:18:57
QQ图片20150610202627唐之韵.png
转自:书艺公社论坛

唐之韵 :
反复看过多遍,觉得陈、刘俩先生都在玩《三十六计》

现在   最该谈的是   像这样的所谓“国展” 上下还能否让它继续办下去?



琴岛大布衣 发表于 2015-6-15 11:24:20
QQ图片20150615112207向明阁.png
转自:中国书法江湖网论坛

向明阁:其实书协的领导们都想把事做好!就是在位的时候只想到自己!!!!!!


琴岛大布衣 发表于 2015-6-15 11:46:14
QQ图片20150615112744古评今.png
转自:中国书法江湖网论坛

古评今:陈、刘都能走得很远!书坛的领军人!
琴岛大布衣 发表于 2015-6-15 11:59:35
QQ图片20150615112132我读小学.png
转自:中国书法江湖网论坛

我读小学:这些道理早些年人们也可比用来质问刘正成的。


琴岛大布衣 发表于 2015-6-15 17:08:50
本帖最后由 琴岛大布衣 于 2015-6-16 13:24 编辑
琴岛大布衣 发表于 2015-6-15 11:59
转自:中国书法江湖网论坛

我读小学:这些道理早些年人们也可比用来质问刘正成的。

国展选秀模式是中国书协的极大错误
刘正成在4567全国名家邀请展中国当代书法创作高峰论坛上的发言





今天是一个中国当代书法创作高峰论坛,谈的是中国,不是谈的山东或者淄博,也不是谈的在座各位,是谈的中国当代书法。我们要从这个问题来谈的话,我今天上午说了作品的代表性的问题,我们的代表性是一个国家这几十年的书法历史的代表。今天上午参加展览,到现在我所想到问题,这个问题并不是我提前准备好的,但是它是根据我最近几年的体会,是一些意见,我想谈两点。

第一 书法选秀与书法创作的历史选择

当代书法的创作动态和我们30年前、20多年前已经完全不同了,我参加过中国书协的第一届全国展,参加过第二届全国展,和第三届全国展的评选,到第三届全国展评选的时候,展厅里面挂的作品有沙孟海、林散之,欧阳中石的作品也是挂着提供大家评选的。所以那个时候的全国展,就是我们当代书法史上最高水平的一个展览,如果我们要谈到一个时代的历史评价,那样一个展览基本上就可以把这个时代的优秀作品看过了。如果把这个对照以后,到今天的展览,我觉得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因为我们刚刚在绍兴举办了兰亭奖的书法展,兰亭奖是什么意思呢?是我们国家发给我们当代中国,就是从1949年以来书法创作最高水平的一个奖励,这是国家最高奖,是中国的诺贝尔文学艺术奖。但是今天兰亭奖的获得者是什么人呢,基本就是40岁、30多岁的朋友。所以后来搞了终身成就奖,邀请几位代表以外,选的兰亭什么几子,能不能够代表像30年前,像林散之、沙孟海他们那种水平?

我觉得这种国家最高水平的展览,眼下它基本上就是一个选秀展。就像湖南卫视《超级女生》,这样的一个展览选的,这样一些展览能不能够代表我们国家水平?能不能够符合我们国家最高的奖励的要求?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说到兰亭几子,我想举行王羲之举行兰亭修禊为例子,他已经是50多岁了,当然那时候王献之年纪比较轻一点。但是王献之是在谢安这些人之后,也许还摆不到这些台子上面。所以兰亭集序四十几人的诗,或者他们这些诗写出来的书法,就是那个时代的代表。而我们今天国家奖励的兰亭奖和30年前全国书法展展览的水平大相径庭,这个不是说年龄大的就行,年龄大的有写的好的,沙孟海、林散之他们就是写的好,他们参加展览的时候已经是70多岁、80多岁了,如果那样的全国展和今天的全国展,甚至比全国展更高的兰亭奖的书法展,都不能相提并论。这个要求代表当代书法最高水平的展示实际上就是一个选秀水平。选秀是什么意思呢,我们回忆我们国家历史上的科举制度,科举制度确实能选出优秀的人才,但这只是人才储备,而不是“最高”。当时的状元、榜眼、探花大家认为是选秀的最高水平了,选出来的状元、榜眼、探花以及一甲、二甲、三甲进士,最多只能进翰林院当编修,或外放为七品左右有的知县。在经过官场历练和时间的淘汰,像纪晓岚啊这样的人,最后他们成了朝廷大臣和历史的人物,而并非选出来就是最高水平、“兰亭几子”。而另一方面,没有参加科举比赛或科场失利的人有没有杰出人才呢?有,像邓石如、赵之谦他们就没考上去。在明代沈周、祝允明、文征明、唐伯虎、徐渭、陈淳这些杰出人士都是没有考上去的,非选秀出来的人材,这两部分人物构成了书法史或者中国艺术史完整的人才库。

我们今天回忆清朝以来被包世臣称为“国朝第一书家”的邓石如,他就没有进入选秀的行列,没有选上。他到北京去的时候,乾隆朝名家翁方纲根本不接见他,因为他是布衣,没有功名,当然他有可能是嫉妒邓石如的篆书比他写得好。当时只有刘石庵青睐他,称颂邓石如写的好。赵之谦也是这样,考了多少年就是考不上进士,潘祖荫出钱给他捐了一个官,才到江西去做了一个小小的捐班的一个官员。首先说我们今天的选秀能不能和当年的科举相比,那个时候的科举有到了50多岁、60多岁入选的都很多,今天我们的国展选秀主体是没有获得得中国书协会员资格的这些青年人,要争取这个资格才来参加展览选秀的。所以,我曾经多次说过“国展其实是新人展”,是中国书协会员的入会资格展览,这种展览,这种选秀的水平,是不是我们当代书法历史的最高水平水平?今天“四五六七书法邀请展”的这些作者以前都是国展精英,而这些年基本上不在国展露面了,现在国展到底什么水平当然不辨自明。另一方面,选秀以外的优秀书法家及其优秀作品又怎么认定他们?所以我觉得我们今天书法发展的方向,或者中国书法家协会这么一个国家级社团组织,并不是没有作用,而是它的作用,它的表现,是和历史的要求并不相符合的。最近中国书协举办的国学大讲堂其用意应该理解为提高书法家文化素养的举措,但去讲课的人根本就不是真正有学问的人,就是中国书协这些年的评委。为什么历史学不把李学勤请去讲一讲呢?古典文学为什么不请叶嘉莹去讲一讲呢,古文字学有裘锡圭,考古学有刘庆柱,哲学美学有叶朗、叶秀山,美术学有邵大箴、薛永年,当代艺术有徐冰、朱青生,都是能请到讲堂来的一流学者!为什么就总是那几个书法培训中心对国学一知半解的所谓教授兼评委来讲把持讲坛?这真是极大的讽刺!中国书法家协会领导之所以犯了这个方向的错误,就在于他们以其昏昏,使人昭昭,根本不了解我们当代书法到了什么水平,应该向什么方向发展。我倒不是说我不在中国书协领导位置上,我就批评书协,我是由此想到我们要有历史选择的责任感,我们要随时自问拿什么东西来讲这个历史。

刚才说到邓石如和赵之谦,这些没有获得功名的杰出艺术家,他们这批人在非主流的位置上,他们要承担什么责任?我们书法界以后怎么发展?我们怎么样评价历史的标准,成果怎么去看?也应该有历史责任感!主流与非主流两方面要换位思考。非主流人士也应站到主流位置上,思考如果发生艺术发展迷失的话,我们在非主流位置上的书法家又怎么样做一些东西承担一些责任?我们不是说简单去要得到或放弃什么荣誉,而是应该积极思考当代书法的发展应该怎么走。我们今天参展的31人不仅是藐视展览体而拒绝国展选秀,而是一种历史的担当。我们不能让书法历史的书写到今天这个时候,是一批王羲之书法的复印机在填充这个时代!我们的书法断代史不能记录这些古代经典的赝品。所以我觉得我们当代书法在一些主流地位的书法家他们要思考自己创作能不能符合历史的要求,另一方面我们在非主流的书法家怎么样来承担这个历史责任。我没有当书协主席,但是并不等于我没有责任,我们要以祝允明、文征明、徐渭、邓石如、赵之谦为榜样,要对当代书法的发展研究和探讨从而拿出我们自己的成果。当代人不修当代史,我们到底怎么样,可能要一百年后,二百年后,别人来评价,但是我们要有清晰的认识。我们互相不轻视,邓石如不要去轻视翁方纲,翁方纲也不要轻视邓石如,这样才能做到历史的辩证统一,这样主流和非主流才能协调发展。当年祝允明、文征明、唐伯虎、陈谆、徐渭、邓石如、赵之谦这群人他们最后成为历史的主流了,这也是当时未可知的情况。当时他们没有得到这样的评价,是历史的发展做出的结论。

我觉得今天这个展览,我们不是中国书法家协会的系列展览,但是他们水平除了我以外,肯定超过了兰亭奖书法展和全国展,这个毫不谦虚的说法并非毫无根据。君若不信,可以验之!为什么出现这个状况呢?用一种幽默的说法,这也是我们的历史常态。如果赵之谦、邓石如在翁方纲的位置上的话,他们的书法发展也未必是现在的状况。所以我们都不要埋怨我们的现状,我们要极力理解历史要求我们做什么,我们要猜想后人怎么去评价我们自己。怎么看呢,我们不能看见我们的未来,但是我们可以看我们的从前,我天天为《中国书法全集》做编撰工作,我在创作会想到我有没有古人写得好?找找这个差距还在哪里,我们要努力,我们要用历史的标准去要求自己。这就是我谈的第一个问题,历史标准与历史责任问题。

客服电话

18618329757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13-2017 http://www.zgsf.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NinGuaiX3.3 京ICP备1700878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860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