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书法在线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135|回复: 1

刘正成答《文艺报》记者问:碑帖与丑书之争的焦点是什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5-23 15:25: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刘正成答《文艺报》记者问:

碑帖与丑书之争的焦点是什么?



111232oop89v9g13fdp31h.jpg





书法在线 侯勇 近日,刘正成先生在近日接受《文艺报》总编辑梁红膺的采访时,提到碑帖之争这个问题,刘正成先生从《近古以来书法史的三个转折点》为例,认为当代书法形成了以二王经典书法和乾嘉以后碑帖书法,以新的考古资料为基础的破体书风以及受西方抽象绘画及日本少字数影响的现代书法这四种形态,已经超脱了碑帖之争的问题。另外,关于大家所关心的批“丑书”现象,刘正成先生认为,丑书之争是专业讨论的问题,不应该拿到像《北京日报》这样的大众媒体上去讨论。中国书法在线将相关采访内容整理如下:(未经受访者审阅,此注。)


碑帖之争——当代书法已经超脱这个问题了

记者:碑和帖的之争主要指的是什么?当代书法主要是些什么状态?

刘正成:最近几年,我在研究重要的一个课题。我准备把它写成一书《近古书法史的三个转折点》。沙孟海在他二十多岁写了本书《近三百年的书学》,他从明末清初写上个世纪初,三百年。我写了五百年,就是清代初年再往前面推一百年,就是明代的中晚期到徐渭这个时代。也是汤显祖写《牡丹亭》的时代。徐渭去世的那一年,汤显祖的友人利玛窦将《四书》看成先进文化成果译成拉丁文寄回意太利,莎士比亚才刚刚称作演员写出他的剧本《驯悍记》,东西方似乎在迈向现代社会的同一起跑在线。
汤显祖和徐渭通过信,但是两个人始终没见到。从那个时候到现在刚好五百年,这五百年,中国书法发生一个巨大的变化。第一个变化,就是徐渭时代,中国书法呈现了挂轴书画。除了碑石之外,这个时候出现了挂轴书法,条幅、中堂,手卷、手札。


明代中晚期,房子升高了,以前我们的房子就是日本人那种房子,然后作品是挂在屏风上,书法主要是手上把玩的。然后通屏,后来才有中堂对联,随后宣纸出现,作品变大了,之后出现书法市场,像文征明这批人,就是卖字的。就像绘画一样,挂到墙上,书法由小变大。

古时候是信札这些东西,最多是手卷最多。由小变大,这是第一个变化。第二个变化,到了干嘉时期,因为这字变大了,怎么寻找资源呢?就突然发现了摩崖刻石碑。山东的四山摩崖,泰山的摩崖,以前没有人把它看作书法的。这些在穷乡僻壤,刻在龙门洞里面的东西,没人把他当作书法。这个时候,觉得这个大字正好把他用出来,我们挂住书法的创作当中。加上金石文字学的兴盛,统一写篆隶,写篆隶都是用碑的,所以碑帖之争从那个时候开始的。阮元主张碑学,认为我们碑学的东西是正统的,王羲之的东西应该是靠后了。

王羲之他主要问题是在,他写的简笔字,他不是像北朝人这么工整。字是完整的,像隶书直接传承过来的。道光中期,碑帖成为主流了。明代中晚期书法家,挂住书法成为主流了,艺术品成为主流了。从晚明到道光时期,过了将近二百年的时间,出现邓石如、赵之谦、吴昌硕这样的书法家,就是用碑的方法来写书法。到本世纪一百年的时候,现在考古学发现了,就是甲骨和简牍。甲骨和简牍,就是在书写过程中演变的。

它不仅是早,它的形态是在变化,它不是个标准书法。它是一个书写形态中间。比如说篆隶,现在就没有人认认真真写东汉隶书了,加点简牍,再书写,也没有老老实实写小篆了,就是大篆小篆加在里面写。草书里面有章草,狂草,楷书里面又有行书变化。我认为这个是破体书法。当前,任何书法家,他们写行书还加点草书,他们是没有标准的。所以现在的一百年,考古发现以后,最近五十年,破体书风出现了,也就是他们批评的流行书风就是因为现在考古学发现,一百年前发现简牍和甲骨文的时候,学术界一大演变。中国的考古发现,就是三次考古大发现,第一次发现的是西汉,曲阜《孔壁书》。然后在东晋集中出现了汉简,《竹书纪年),知道公元前八百四十一年,历史就清晰了。

当代书法,也就形成了以二王经典书法和干嘉以后碑帖的也在写,还有现在新的考古资料也在写,以及受西方抽象绘画的影响,就是法国和日本少字数,美国欧洲的抽象主义绘画影响的现代书法这是四种状态。


“丑书
之争”应该在专业范围来讨论

记者:那你觉得丑书这个事现在是怎么回事儿?
刘正成:丑书就是什么呢?就是现在考古学资料,把它过渡形态当中的作品,比如说说是民间书法,当成范本了,什么篆本都吸收,这里面就是有好有坏。就像一盆水,里面面有鱼和水,都不能一块儿倒了。这中间有好的有坏的,比如说戏剧里的丑角,里面也有好有坏,所以这个要这样。我觉得可以在文学内,书法内讨论,不必拿到像《北京日报》这样的媒体去讨论。

记者:对,它是一个专业问题。
刘正成:专业问题只有在专业范围内才能说清楚。


记者:对,不能说谁一来都可以,不专业不行。
刘正成:对。比如我们讨论一个科学界的的问题,让老百姓投票,那肯定大众不懂。



记者:对,还是有一定范围来讨论。那你现在觉得丑书这个事是存在不存在?
刘正成:丑书就是和传统不太一样,有新的因素的作品。


记者:的确,倒也不一定说这个东西不好,也有他的合理性。它是一种形式的途径。
刘正成:对,比如说有好的有坏的。你要看丑书,当时颜真卿出现,李煜说颜真卿是叉手并足如田舍郎翁,黄庭坚苏东坡是石压蛤蟆,苏东坡说黄庭坚是死蛇挂树,这个认识的过程。是不是丑书,关键是要看他有没有传统经典的东西在里面。



记者:对,要经过长期的探索以后,你形成了一个大家都接受的。
刘正成:对。你知道现代电影界的人物,有些就是壮汉,你说丑不丑呢?不像日韩偶像剧,都是白面书生,实际上名著,我就举了巴黎圣母院,那个就是一个丑书,但是他的潜在的魅力,人性的力量,道德的价值。傅山说“宁丑毋媚”,宁可写的丑,我们不要媚俗,所以这些东西都是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比如说,你说人家是丑书,你要说哪一件作品觉得丑,我样可以拿来分析,马克思说具体问题具体对待。我们今天一定要说哪一件丑书,拿出来说,不能说一个抽象的讨论问题,那不行的。

发表于 2016-5-24 09:30:26 | 显示全部楼层
后一段有文学家的味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时事点击|中国书法全集|小黑屋|松竹书院|养晦书塾|刘正兴画苑|艺术展厅|学术研究|收藏鉴赏|自治社区|休闲社区|Archiver|书法在线 ( 京ICP备17008781号

GMT+8, 2022-1-24 05:26 , Processed in 0.282944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