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书法在线

搜索
中国书法在线 门户 新闻 查看内容

高木圣雨获日本艺术院赏和恩赐赏,刘正成致贺信

2017-3-24 18:27| 发布者: 书法在线| 查看: 315| 评论: 23|原作者: 书法在线

摘要: 日本艺术院赏是授予日本艺术院会员以外的一种奖赏。每年一次,这是由日本艺术院授予卓越艺术作品作者或对艺术发展有贡的人,在获奖者中再选出几名授予恩赐赏。刘正成代表国际书协致贺信。


mmexport1490320785109.jpg


日本艺术院赏是授予日本艺术院会员以外的一种奖赏。每年一次,从1942年开始的,其中45,46、47年中断!这是由日本艺术院授予卓越艺术作品作者或对艺术发展有贡献的人!今年共有高木圣雨等九人获日本艺术院赏。

mmexport1490345037784.jpg
高木圣雨现为日展会员,全日本书道联盟理事,全国书美术振兴理事会理事长,读卖书法常任理事,执行役员,谦慎书道会理事长,大东文化大学文学部书道学科教授,大东文化大学书法研究所所长,北京大学书法艺术研究所客员教授,西泠印社名誉理事,寄鹤文社理事长。

日本艺术院赏战前称为帝国艺术院赏!1950年开始在获奖者中再选出几名授予恩赐赏! 恩赐赏是由皇室授予的,有奖状、奖牌、奖金!每年6月由日本天皇,皇后亲自授予。 此次共有三人获得这个奖赏,分别为书法家高木圣雨、评论家渡边、作曲家一柳慧。




国际书法家协会主席刘正成致贺信


高木圣雨先生砚右:

欣悉阁下荣膺日本艺术院赏和恩赐奖,请允许我代表国际书法家协会并以我个人的名义,向阁下致以由衷的敬意与贺忱!。            
        
多年来,你艺术精进,学术攀升,事业发达,影响日隆,为日本当代书法艺术和书法教育事业的发展做出了杰出的贡献。近三十年来,阁下多次访问中国,积极推动中日书法和书法家友好交流,并同时,在促进东亚和各国的书法艺术友好交流中亦成绩卓著。阁下所获殊荣,应是实至名归!因此,我衷心地希望阁下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不断攀登书法艺和学术高峰,为中日友好和国际书法交流做出更大贡献!                                               

再次致以崇高的敬意和衷心的祝贺!                                          

国际书法家协会主席    刘正成                 
2017年3月24日于北京







高木圣雨作客松竹草堂,与刘正成老师在一起。

mmexport1490345033022.jpg

河北美术学院张建敏副院长向高木圣雨颁发客座教授聘书

mmexport1490345035439.jpg

高木圣雨先生在北大书法研究生班讲课结束后与北大书法所师几天合影




高木圣雨:中国书法在传统继承上不够

文章来源: 中国证券报
采访人:尧小锋

翻译:邹涛(旅日学者、书法家)

采访地点:日本东京

文字整理:久江





记者:您如何看待中国的当代书法

高木圣雨:老前辈认为要学古典,字里要能看出古典的东西才行,但是中国书法目前在传统继承上不够,所以我对现在的中国书法没有太大的关心。所谓的前卫书法,中国和韩国参与这方面的人比较多,在日本大概三四十年前也搞过这样的前卫书法运动,那时候已经失败过了,所以我们又回归古典。日本从大的方向来说有两个部分,一个是读卖新闻,一个是每日新闻,这是两个新闻机构的书法会。每日新闻的书法会是走进步现代路线的;读卖派是尊重古典,如果感觉不到你的传统性是会被开除掉的。日本也有这种情况,比如说你根本不会写书法,却总是在电视上做表演,我们对这种行为也是非常排斥的。这些人虽然被我们所反对,但是对整个书法的发展却很有意义,因为他们对书法的普及和宣传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记者:中国有些书法家认为,以王羲之为代表的帖学是传统,碑版墓志也是传统,因此从后者获取营养的中国流行书风一样是继承传统的,您怎么看待这种说法?

高木圣雨:当然,传统不局限于王羲之,也不局限于时间,以前发现的或不断出土的东西如碑版墓志、汉简、帛书等,我们也认为是传统的,都是可以吸收的。比如说学习吴昌硕书法的人,知道吴昌硕也学过王羲之,这些都是古典的东西,那么我们也会学王羲之,学完之后还会再来看吴昌硕。不管学什么,只要是传统的、古典的,哪怕是新出土的,都是可以学的。现在有些人是不学古典,完全放弃古典的,这个我们接受不了。日本有这样的说法,完全表现主义是不对的。

记者:展览是中日书坛推出书法新人的重要平台,您觉得中日两国在展览上有什么不同?

高木圣雨:这涉及到根本性的区别,在日本,你的书法地位是由你的艺术水准来建立的,就是有了你的书法艺术才有了你的书法地位。中国不一样,中国是有了什么样的地位才有了什么样的书法。我们以前办了一个中日各一百人的展览,那时候日本的一百人全是专业的书法家,中国除了书法家协会的一些领导还有人民日报的、经济日报的、文化界的、政界的、财经界的一些人,我们看了以后也很理解,最后这个展览办的也成功了,但是是在中国办的。从中可以看出,日本在这方面的展览是很专业的,而中国是不纯粹的。比如学者或者高僧的书法,虽然写得不一定好,但是别有意味,因为他通过自己的学养形成了自己的风格,这些人的书法你会觉得比较特殊,不一定是专业的书法,但是他是学者的书法。日本人经常也问,是写得漂亮的书法更好还是很有味道的书法更好。

日本如果举办大型展览会,拿作品的时候是写一张,但是要写一百张、五百张甚至一千张,从中选一张,这样的话一定是写得最好的,但是是不是有味道的,那就很难说了。

记者:在中国书法家完全靠书法来生存还是很少的,日本是这种情况吗?

高木圣雨:日本有很多书法家还是靠书法生存的,但跟中国不太一样,中国是通过卖作品来赚钱,日本除了那些顶级的书法家之外,很少通过卖作品来赚钱,日本的书法家基本上是靠培养学生来赚钱。有些书法家一年不一定能卖出十件作品,但是生活也有保障,因为通过教学生,收取学费来生活。以前刘炳森先生在世的时候,也在日本驻中国的大使馆教书法,一个学生一个月一万日元,那样的做法完全是日本的做法。最近听说中国靠收学生教学来生活的书法家也很多。

记者:许多学生都是学老师书法,而正确的应该临摹古人的碑帖。您如何评价你们这种学习方法?

高木圣雨:日本这种情况大概分两拨,一拨是老师写一个字让学生临,还有一拨是学古典。老师写一个字让学生临的这类人,就是你看完老师的展览,学生的展览就不用看了,因为都是学老师的。用学习古典的方法教学生就不一样了,但是老师写一个字让学生临的这种情况赚的钱更多,写一个字大概可以拿两万日元。这也可以看出日本展览制度的问题,展览制度的弊病可能造成这样的结果。也还有一些老师开始是让学生学他的,学到一定程度他会告诉你从今以后你不要再学了,你已经入门了,要去学习古典的,这种情况很多。话说回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个性,就算你学老师,也不一定完全就是按老师的学,因为最

后你学来学去还是写你自己的,这很难说好坏。有些人不写老师的范本就写不了字;还有一些人自然而然就写自己的字了,因人而异。日本有一种情况是,老师写一个范本让学生去临,有些学生感觉自己写得很好了,就不要老师的范本了。

记者:在日本,如果不跟到一个老师,自己学习是否就意味着不能成功呢?

高木圣雨:日本是很讲究跟老师学习的。如果你选了一个一流的老师,你跟了他,你成功机会就很大。在日本,如果单靠自己是不可能成功的,一定是需要师承关系的,没有师承关系是进不到这个圈子里的。

记者:如果用一句话来评价中国书坛,您会怎样评价?

高木圣雨:中国当代书法大的方向有些问题。从这方面来讲,日本可能更保守。

记者:您最喜欢中国哪些书法家?您是如何继承古典的?

高木圣雨:我喜欢米芾,我在大学里教书的时候开始就教米芾。米芾是中国书法的肚脐眼。上可以溯源到王羲之,下能延续到董其昌、王铎等等许多人。我的老师和朋友不喜欢颜真卿,我们不喜欢颜真卿是不喜欢他的楷书,他的行草书是一定要学的。

我临摹米芾,最开始肯定要忠实的临摹,之后再意临。他刚上大学时老师教我们的时候,要求我们对照摹本丝毫不差地写在米字格里,然后再用尺子来量,临的一笔跟摹本的一笔大概有几公分,一量对照差一点,就要拿回去重写,现在想起来是非常有意义的体会。学了一年,方法学到了,打下了很好的基础。现在这样临摹的人是很少的。


高木圣雨书法作品
1.png

高木圣雨书法作品
2.png

高木圣雨书法作品
3.png

高木圣雨书法作品
4.png

高木圣雨书法作品
4.png

高木圣雨书法作品
5.png

高木圣雨书法作品
6.png

高木圣雨书法作品
6.png

高木圣雨书法作品
7.png

高木圣雨书法作品
8.png

高木圣雨书法作品
9.png

高木圣雨书法作品
10.png

高木圣雨书法作品
11.png

高木圣雨书法作品
12.png

高木圣雨书法作品
13.png

高木圣雨书法作品
14.png

高木圣雨书法作品
15.png

高木圣雨书法作品
16.png

高木圣雨书法作品
17.png

高木圣雨书法作品
18.png

高木圣雨书法作品
19.png

高木圣雨书法作品
20.png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书法在线 2017-3-24 10:24
高木圣雨:中国书法在传统继承上不够

文章来源: 中国证券报
采访人:尧小锋

翻译:邹涛(旅日学者、书法家)

采访地点:日本东京

文字整理:久江





记者:您如何看待中国的当代书法

高木圣雨:老前辈认为要学古典,字里要能看出古典的东西才行,但是中国书法目前在传统继承上不够,所以我对现在的中国书法没有太大的关心。所谓的前卫书法,中国和韩国参与这方面的人比较多,在日本大概三四十年前也搞过这样的前卫书法运动,那时候已经失败过了,所以我们又回归古典。日本从大的方向来说有两个部分,一个是读卖新闻,一个是每日新闻,这是两个新闻机构的书法会。每日新闻的书法会是走进步现代路线的;读卖派是尊重古典,如果感觉不到你的传统性是会被开除掉的。日本也有这种情况,比如说你根本不会写书法,却总是在电视上做表演,我们对这种行为也是非常排斥的。这些人虽然被我们所反对,但是对整个书法的发展却很有意义,因为他们对书法的普及和宣传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记者:中国有些书法家认为,以王羲之为代表的帖学是传统,碑版墓志也是传统,因此从后者获取营养的中国流行书风一样是继承传统的,您怎么看待这种说法?

高木圣雨:当然,传统不局限于王羲之,也不局限于时间,以前发现的或不断出土的东西如碑版墓志、汉简、帛书等,我们也认为是传统的,都是可以吸收的。比如说学习吴昌硕书法的人,知道吴昌硕也学过王羲之,这些都是古典的东西,那么我们也会学王羲之,学完之后还会再来看吴昌硕。不管学什么,只要是传统的、古典的,哪怕是新出土的,都是可以学的。现在有些人是不学古典,完全放弃古典的,这个我们接受不了。日本有这样的说法,完全表现主义是不对的。

记者:展览是中日书坛推出书法新人的重要平台,您觉得中日两国在展览上有什么不同?

高木圣雨:这涉及到根本性的区别,在日本,你的书法地位是由你的艺术水准来建立的,就是有了你的书法艺术才有了你的书法地位。中国不一样,中国是有了什么样的地位才有了什么样的书法。我们以前办了一个中日各一百人的展览,那时候日本的一百人全是专业的书法家,中国除了书法家协会的一些领导还有人民日报的、经济日报的、文化界的、政界的、财经界的一些人,我们看了以后也很理解,最后这个展览办的也成功了,但是是在中国办的。从中可以看出,日本在这方面的展览是很专业的,而中国是不纯粹的。比如学者或者高僧的书法,虽然写得不一定好,但是别有意味,因为他通过自己的学养形成了自己的风格,这些人的书法你会觉得比较特殊,不一定是专业的书法,但是他是学者的书法。日本人经常也问,是写得漂亮的书法更好还是很有味道的书法更好。

日本如果举办大型展览会,拿作品的时候是写一张,但是要写一百张、五百张甚至一千张,从中选一张,这样的话一定是写得最好的,但是是不是有味道的,那就很难说了。

记者:在中国书法家完全靠书法来生存还是很少的,日本是这种情况吗?

高木圣雨:日本有很多书法家还是靠书法生存的,但跟中国不太一样,中国是通过卖作品来赚钱,日本除了那些顶级的书法家之外,很少通过卖作品来赚钱,日本的书法家基本上是靠培养学生来赚钱。有些书法家一年不一定能卖出十件作品,但是生活也有保障,因为通过教学生,收取学费来生活。以前刘炳森先生在世的时候,也在日本驻中国的大使馆教书法,一个学生一个月一万日元,那样的做法完全是日本的做法。最近听说中国靠收学生教学来生活的书法家也很多。

记者:许多学生都是学老师书法,而正确的应该临摹古人的碑帖。您如何评价你们这种学习方法?

高木圣雨:日本这种情况大概分两拨,一拨是老师写一个字让学生临,还有一拨是学古典。老师写一个字让学生临的这类人,就是你看完老师的展览,学生的展览就不用看了,因为都是学老师的。用学习古典的方法教学生就不一样了,但是老师写一个字让学生临的这种情况赚的钱更多,写一个字大概可以拿两万日元。这也可以看出日本展览制度的问题,展览制度的弊病可能造成这样的结果。也还有一些老师开始是让学生学他的,学到一定程度他会告诉你从今以后你不要再学了,你已经入门了,要去学习古典的,这种情况很多。话说回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个性,就算你学老师,也不一定完全就是按老师的学,因为最

后你学来学去还是写你自己的,这很难说好坏。有些人不写老师的范本就写不了字;还有一些人自然而然就写自己的字了,因人而异。日本有一种情况是,老师写一个范本让学生去临,有些学生感觉自己写得很好了,就不要老师的范本了。

记者:在日本,如果不跟到一个老师,自己学习是否就意味着不能成功呢?

高木圣雨:日本是很讲究跟老师学习的。如果你选了一个一流的老师,你跟了他,你成功机会就很大。在日本,如果单靠自己是不可能成功的,一定是需要师承关系的,没有师承关系是进不到这个圈子里的。

记者:如果用一句话来评价中国书坛,您会怎样评价?

高木圣雨:中国当代书法大的方向有些问题。从这方面来讲,日本可能更保守。

记者:您最喜欢中国哪些书法家?您是如何继承古典的?

高木圣雨:我喜欢米芾,我在大学里教书的时候开始就教米芾。米芾是中国书法的肚脐眼。上可以溯源到王羲之,下能延续到董其昌、王铎等等许多人。我的老师和朋友不喜欢颜真卿,我们不喜欢颜真卿是不喜欢他的楷书,他的行草书是一定要学的。

我临摹米芾,最开始肯定要忠实的临摹,之后再意临。他刚上大学时老师教我们的时候,要求我们对照摹本丝毫不差地写在米字格里,然后再用尺子来量,临的一笔跟摹本的一笔大概有几公分,一量对照差一点,就要拿回去重写,现在想起来是非常有意义的体会。学了一年,方法学到了,打下了很好的基础。现在这样临摹的人是很少的。
引用 书法在线 2017-3-24 13:14
高木圣雨书法作品


引用 书法在线 2017-3-24 13:14
高木圣雨书法作品
引用 书法在线 2017-3-24 13:15
高木圣雨书法作品
引用 书法在线 2017-3-24 13:15
高木圣雨书法作品
引用 书法在线 2017-3-24 13:17
高木圣雨书法作品
引用 书法在线 2017-3-24 13:17
高木圣雨书法作品
引用 书法在线 2017-3-24 13:17
高木圣雨书法作品
引用 书法在线 2017-3-24 13:21
高木圣雨书法作品
引用 书法在线 2017-3-24 13:21
高木圣雨书法作品
引用 书法在线 2017-3-24 13:21
高木圣雨书法作品
引用 书法在线 2017-3-24 13:22
高木圣雨书法作品
引用 书法在线 2017-3-24 13:22
高木圣雨书法作品
引用 书法在线 2017-3-24 13:23
高木圣雨书法作品
引用 书法在线 2017-3-24 13:23
高木圣雨书法作品
引用 书法在线 2017-3-24 13:24
高木圣雨书法作品
引用 书法在线 2017-3-24 13:24
高木圣雨书法作品
引用 书法在线 2017-3-24 13:25
高木圣雨书法作品
引用 书法在线 2017-3-24 13:25
高木圣雨书法作品

查看全部评论(23)

客服电话

18618329757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13-2017 http://www.zgsf.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NinGuaiX3.3 京ICP备1700878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860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