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书法在线

搜索
中国书法在线 门户 当代书坛 查看内容

罗青|以童心订交——记谢春彦先生

2018-7-12 12:52| 发布者: 书法在线| 查看: 189| 评论: 1|原作者: 书法在线

摘要: 以童心订交——记谢春彦先生 罗青
以童心订交
——记谢春彦先生     

罗青


1990年初,父母在台湾退休,移居美国加州洛杉矶胡桃市,我花了近半年时间,申请绿卡,频繁往返台美之间,以尽人子之心。2000年初,父母移居上海浦东世茂滨江,我退还绿卡,往返台沪之间,略尽长子之责。2003年,我自大学英语及美术研究所退休,得以时常寓居上海。期间,结识沪上艺文俊彦,彼此诗酒文画往还,得享四海友朋谈艺问道之乐,匆匆已超过十五年。

杨逸在《海上墨林》中说,自「干嘉时,沧州李味庄观察廷敬备兵海上,提倡风雅,有诗书画一长者,无不延纳,『平远山房』坛坫之盛,海内所推」,至今已有两百多年。期间海上曾一度自我封闭,原地踏步,如今几乎恢复旧观,四海人文荟萃,艺文之会无虚日。我有幸于浦西、浦东诗酒席间,得识谢公春彦先生,彼此一见如故,剧谈戏论,把臂甚欢,有恨晚之叹。

谢公为人洒脱不羁,机智幽默,趣谈妙句,脱口而出,雅好戏谑,谑而不虐;他耳边常挂画笔一只,最擅画像,三两线条勾勒,像主神情呼之欲出;他袖中有文笔惊世,最能照妖,常寓正经于玩笑,确是漫画本色。席宴之间,偶而兴起,他又能以声音为当代名公画像,模仿前辈口吻,以为笑乐,忽而刘海粟,转眼程十发,神情可掬,姿态滑稽,无不维妙维肖,举座为之绝倒。有时即席作五七言,并起立放胆吟诵,声调高亢,韵味悠长,聆者无不动容。台湾六十年来,有四大名嘴、四小名嘴之目。倘若谢公寓台,定列四大名嘴之首,友朋俊彦,当有此人不至,满座不欢之叹。
或谓谢公佯狂应世,于嘻笑怒骂之际,嫉恶如仇,胸中自有一把量才玉尺如碧玉打狗之棒,乃十里洋场中的假上海闲人,真山东好汉,敢于捋当前艺坛三大画丑之首的虎须,说破其在绘画市场上国王新衣的闹剧,有如醉钟馗在东倒西歪之际,仍能学那悟空,面对小妖,「冷不防掣出金箍棒」,一棒子下去,「将其打成了肉饼」。
十多年前,谢公病足,于「浅草斋」中卧床静养,我前往问疾,以近时画得《乙酉唐人诗意图》(2005)一册相赠,慰其石膏拐杖上之寂寥。谢公翻阅册页,大喜过望,认为拙笔能合「寒玉堂」与「寄萍堂」于一炉,并答允病愈后为我画像一帧。说起画像,话题遂转入湘潭乡长前辈白石老人(1864-1957)身上。
谈艺话题一开,我的史论痼疾,立刻并发,于是滔滔不绝,放言高调,纵来横去,一个下午,不知困倦,而谢公人在床上,无处可逃,只好乖乖投降,奉上双耳,勉闻其详。
开宗明义,我大胆指出,近半个世纪以来,论齐白石者,皆不得要领。其原因在无他,重点在没法回答,为何老人晚年(民国35年1946),捧着一生资料,敦请新文学领袖胡适之(1891-1962) 为他编年谱?
齐胡二氏,年龄相差二十七岁,整整一代,创作、学问、生活,南辕北辙,毫无交集,完全扯不到一起,而白石却执意要胡适替他编年谱,是为一怪。而更怪的是,刚刚自美返国出任北大校长、朋友满天下的适之先生,于战后百废待举之中,居然也毫无难色的欣然同意,接下这件吃力但却不顶要紧的工作。
事后证明,胡适是真心诚意愿为老人编写年谱,在内战方殷多事之秋的北平,他竟然仅用了一年时间,就把复杂的《齐白石自述编年》初稿完成,最后在他去国之前,1949年三月,交由商务印书馆以《齐白石年谱》为书名,正式出版。终其一生,胡适都对此谱都十分留心,倘遇新出数据,一定补入「自校本」中。台北南港中央研究院胡适纪念馆,在胡适逝世后十年,影印出版了他的《齐白石年谱》自校本,成为二人忘年友谊的最后见证,也为后人留下了一个难解之谜。

谢公急问谜底为何?而我的回答,却非常简单,快刀斩乱麻,只有一句话,那就是:「齐白石是中国绘画史上,第一位大量以自己『童年经验』入画的艺术家。而从童年童心出发,是浪漫主义的神髓,也是新文学运动初期的灵魂。」

接下来,我不厌其烦,旁征博引,说明初期新文学运动与浪漫主义的关系,并引用英国浪漫派大诗人华次华兹(William Wordsworth 1770 – 1850)的名句:「儿童是成人的父亲。」(The Child is the Father of Man.)以为左证。

五四时代的作家,从胡适到周树人、周作人到冰心、沈从文、丰子恺…,无一不把童年回忆,当成重要题材处理。至于儿童文学的提倡与历代儿歌的搜集研究,更是新文学运动的重要项目,成果丰硕,不在话下。

白石老人的画法源流,及其特色所在,不在一般传统的梅、兰、竹、菊、松柏、荷花,因为这些题材,从扬州八怪至任熊、任颐与吴昌硕,早已多所开发,他能继续拓展的特色有限。齐白石真正的重要作品,在描写他童年回忆中的草虫鱼虾、蝌蚪青蛙、猫狗老鼠、牧牛农事、童玩用具、上学读书、习字瞌睡…等等,这也都是历代画家所不及着墨的地方,但却是浪漫主义最擅长的领域。因此,齐白石成了第一个以「童心」与新文学运动相互呼应的画家,受到当时作家普遍的热爱、追捧与支持。

罗里罗嗦,我头头是道的为我的湘潭乡长说了这么一大套。年长我七岁的谢公听了,大感新奇,只有点头称是的份。我话声甫落,但闻谢公不疾不徐的说道:「齐白石的过世的消息传来,那时我正在上课,一时有动于衷,在笔记本上写下了四个字:『万虫齐悲』!」

我闻言抵掌大叫道:「只此四字,可证吾兄之『赤子之心』一片,能抵得上我千言万语,况且『齐』字还能双关!拜服!拜服!」遂以「童心」与谢公订交于「浅草斋」的石膏拐杖之旁。

后记:订交归订交,画债归画债,谢公欠我画像一帧,至今未了,然断不可学赵之谦「以不了了之」,特此记下。

罗青出版作品

微信图片_20180712122721.jpg
兴之美学
香港初文出版社出版

微信图片_20180712122712.jpg微信图片_20180712122707.jpg

<人才红利时代>由台湾九歌出版社推出,第一册<试按上帝的电铃>第二册<天下第一巷>其中收录红顶商人胡雪岩
罗青作品

微信图片_20180712122725.jpg

微信图片_20180712122731.jpg

微信图片_20180712122736.jpg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鸿石 2018-7-13 08:29

查看全部评论(1)

客服电话

18618329757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13-2017 http://www.zgsf.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NinGuaiX3.3 京ICP备1700878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860号   

返回顶部